信息公開

中央環保督察是一場靈魂革命 -----“舍弗勒事件”的啟示

日期:2017-09-29

(摘自《法制日報》,題目是編者加的)

  一家本土零部件供應商的關停,可能影響300萬輛汽車的生產,進而造成3000億元損失?上周德國汽車零部件企業舍弗勒的緊急求助函,引發多方關注。

  舍弗勒風波始末:

  舍弗勒是一家來自德國的企業,1995年入華,在車輛動力系統方面擁有多項專業技術,幾乎是所有汽車制造商和其他主要供應商的合作伙伴。斷供事件的導火索源于,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是為舍弗勒提供滾針的供應商。 據了解,因環保問題,界龍被上海市浦東新區川沙新鎮人民政府自9月10日起“斷電停產,拆除相關生產設備”。舍弗勒稱,界龍因斷電無法生產,將導致其不得不停止向各大汽車廠商供應自動變速箱。

  緊急求助函表示,“舍弗勒滾針斷貨將導致49家汽車整車廠的200多個車型,從9月19日開始陸續全面停產。 其中在浦東生產的上汽通用凱迪拉克和別克品牌首當其沖,包括如凱迪拉克ATS、XT5和CT6,以及別克新君威、新君越、新GL8等車型。上汽榮威RX5也將面臨停產。”而滾針一旦出現問題,則可導致自動變速箱爆裂等安全事故。

  公司稱,由于短時間內很難找到替代供應商,且新的供應商需要經過技術認可和質量體系認證,舍弗勒可能需要3個月尋找并更換供應商。在這三個月時間,滾針供貨缺口估計將超過1500噸,理論上將造成300多萬輛減產,產值損失相當于3000億人民幣。《緊急求助函》用了“十萬火急”來形容。最后,舍弗勒請求有關部門給予3個月緩沖期限,以利舍弗勒更換供應商。

  而事實的真相是,去年,中央環保督察在上海督察期間發現,界龍公司酸洗磷化工藝不僅沒有環評審批手續,而且這一項目已被政府列為“淘汰關閉類”。因此,上海市有關部門曾在去年12月以及今年3月,兩次要求企業停止生產。今年9月4日,上海市川沙新鎮再次書面告知上海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產,如不予配合,將采取“斷水、斷電”措施。

  但是,上海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卻把上海市有關政府方面的警告當兒戲。不僅如此,張藝林以將損失3000億為由公開向上海市政府“求助”。

  官方回應:

  這件事引發了環保部的關注。20日,環保部通過官方微博發文稱,巨大的潛在損失和對產業的影響,讓很多人對企業心生同情,甚至對強化環境監管的經濟影響產生擔憂。“誠然,個案問題需要多方研討,尋求最佳解決方案,但這家德企在自身的環境管理中,難道真的不需要反思嗎?”

  新華社昨天發表評論指出,一段時間以來,面對日益嚴格的環保督察,不斷有人炒作所謂的“環保停產影響經濟發展”。對此必須清醒地看到,在環保行動中受到沖擊的,往往是那些靠犧牲“環境容量”才能盈利的企業。而以污染換取GDP的做法,不可持續,必須摒棄。

  在環保部日前召開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崔書紅表示,過去有一些違法排污企業,大幅壓縮環保成本,甚至根本不投入環保,劣幣驅逐良幣,嚴重破壞市場競爭秩序,阻礙了產業結構優化升級。

  他說,嚴格環境執法,一方面解決了一些老百姓身邊的環境問題,改善了環境質量;另一方面也促進了經濟結構調整,加快了新舊動能轉換。“對排污企業依法監管已經成為常態,所有的企業都應當適應這種常態,養成自覺遵守環境保護法規的習慣。”崔書紅說。

  崔書紅指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繼續保持穩中有進,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沒有變;環保督察沒有對主要工業產品產量造成影響,更不是推動產品價格上漲的直接原因。他認為,產品價格的變化,主要是由供需關系造成的,取決于當前經濟發展的總體形勢以及資源稟賦和市場需求等方方面面。

  從“舍弗勒事件”看,正如環保組織所言,中央環保督察確實不是一場簡單的問責風暴。

  上海浦東新區環保部門回應稱,外資企業選擇供應商,必須考慮其是否遵守環保法規,政府對于環境違法企業絕不讓步。

  針對滾針工廠關停導致300萬輛汽車減產,上海浦東新區回應稱,在長達9個月內,界龍完全有充分時間與舍弗勒進行協調溝通和生產調整,不至于使舍弗勒感到突然和被動。其次,舍弗勒作為德資企業,選擇供應商應考慮其合法性,是否遵守中國的環保法規。最后,從舍弗勒發布的聲明中可以了解,目前還是有辦法妥善處理供應鏈事宜。


返回

3D老虎机注册